张震岳:最直白的语言,却最伤人心

“我不是方文山,写不出那么华丽的东西,说实话我写的歌词可能也就是初中、小学水平,但是我表达的都是心中最真实的感受。音乐的包容性很强,对于一种风格,总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我认为只要能打动人心就是好的。”——张震岳

多年前有人说张震岳的作品太直接太简单,难登大雅之堂。可他们似乎忘了,那样的简单、粗糙才正是生活本身。

而能毫不掩饰的去唱这些歌的人,才是一直热爱着生活,拥抱着生活,敢直面自己的,异常强大的人。
张震岳从来不用华丽的辞藻堆砌,就要那种最直白的,甚至有些粗糙的词句来表达自己的经历。因为那是他作为一个普通人见过的、想到的,所以那也是身为平凡人的我们所能感受到的。

无拘无束的“浪子”

18岁,宜兰海边的阿美族孩子张震岳离开家来到台北,在西门町闲逛发现一张歌唱比赛的告示。他拿了姐姐的吉他,站上比赛的舞台。

可能因为紧张,也想表现的无所谓,他眯着眼睛唱了一首《坚固柔情》。他有点儿酷酷的样子,和特别的嗓音,引起了唱片公司的注意,他们准备把他包装成像林志颖那样的阳光男孩。

可那时候的张震岳,和现在好像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他不是普世里的那种「阳光男孩」,他觉得自己长得怪怪的,他硬是去碰瓷的阳光感,也怪怪的。

18岁的张震岳没有火,于是他去当了个兵。

退伍后,他与军中学长阿蒙两人创立了Free Night乐团,决心做回自己最真实的那个带点儿痞气的真实帅小子。

这个乐队不需要包装,它主打的就是真实本身。

他创作了两张专辑,里面的歌首首都是现在的经典,比如几乎人人都能哼两句的《爱我别走》和《爱之初体验》。这张专辑,全部音乐、词曲均由张震岳一手包办,可以说是一张完全展现张震岳风格及才华的专辑。
制作人伍佰点评得好:像阳光一样,听到就好像晒到太阳。

其实大多数张震岳风格的歌,都有这个感觉,慵懒,放松,适合单曲循环。

他仿佛故意把自己整的没有明星范儿,他平时上镜很少化妆。同样都是45岁,比起李健他没那么儒雅,比起陈奕迅他没那么年轻和有光环。可他却写出了《思念是一种病》,里面的词比诗人还像诗人。
有人说,他的每一首歌曲可以用作王家卫最文艺的电影的分离现场,悲伤的歌词和喜悦的节奏能带来强烈的对比情绪刺激。

他能战胜陈奕迅拿到歌曲大奖,让陈奕迅当场跪拜,他也是陈奕迅最欣赏的音乐人之一。

可是这样的一个人,还是个无拘无束的「浪子」。

他买了辆面包车,还有辆小货车,周末把自己的冲浪板和自行车撞在里面。开着去海边享受人生。

他喜欢做皮具,偶尔自己做皮钱包送给自己和朋友,他的梦想就是和朋友开个烧烤店,二楼就是自己的皮具屋。

连他的爱情都很真实,他与女友相恋七年,没在网上喊话多爱自己的老婆,但是七年形影不离。

要不是陪老婆产检被媒体拍到,要不是他给宝宝挑婴儿用品……大家几乎忘记了这个明星的存在。

之前,有人改编了张震岳最经典的那首《爱我别走》,他说了这样耐人寻味的话:「拜金或颜值当道的娱乐圈我们还撑著,能赚点零头就该谢谢老天赏饭吃。谢谢你还记得这首歌,那个年代的美好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其实有点感伤...」

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人,外表粗旷不可一世,但内心,有区别于这个浮躁社会的一丝平和。

张震岳的45岁,还是那么拽的不可一世。但因为家庭,又多了一丝温和与安全感。那个唱着「是不是我的十八岁,注定要为爱掉眼泪。」的男孩,他长大了,但他没变。

有些经历让人成长

2002年之后,张震岳“认输”了,他五年没有发新的专辑。

到了2007年,他的音乐走入了第三个阶段。他写的歌明显少了愤怒,多了对人生无常的探讨。

张震岳说:“简单来说就是我的音乐会跟着我成长。”

他的脸与奶油小生渐行渐远,他的歌却越来越温柔细腻戳心。尤其是到了《OK》这张专辑后,他彻底变得温情了。

这种转变,坊间流传的说法是与两个女人有关。

李宗盛曾经调侃张震岳的情史能写二三十页,但曝光的不多。

闹得最大的,是与前任路嘉怡的一段感情,分手后,路嘉怡上《康熙来了》,被小S整蛊说张震岳会来现场,路嘉怡立刻就哭了。

张震岳说:“我们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讨论,才决定分手,观念不同、我长年在外不能陪伴在她身边,是分手主因。”
还有一位,陈芸凡。

2006年,年仅二十一岁的台湾女大学生陈芸凡在台北象山上吊自杀。女孩自杀当晚,张震岳正在广州的演唱会现场,听到这个消息,他整个人崩溃,哭着唱完《思念是一种病》,他说,献给我们爱过的人。

关于女孩的死,有人说是受了张震岳的情伤,但女孩的家人则认为与张震岳无关。

这件事后,张震岳说:“我可能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平复,我一定会为她写一首歌,但不是现在,我以后不要再写要死不活的歌了,要多作鼓励年轻人面对人生困境的歌。

张震岳的情歌基因,也从这《思念是一种病》开始改造。

现在张震岳的歌里不再有把妹、黄段子、脏话,尤其是最新的一张专辑《我是海雅谷慕》,他开始唱生活,享受当下 这些歌像是太平洋的风,带着海浪的气息。自在,惬意,偶尔也有“却道天凉好个秋”的淡淡忧伤。

不回头地走下去

张震岳的歌之所以特别,是因为他总是唱自己的人生。他也说,那是他唯一的武器。

而他的人生,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普普通通,牢牢骚骚,布满不甘心的小愿景,和易破碎的小美好。

他好像从不掩饰自己的喜恶,从来都有什么说什么,从来都坦诚的面对世界和所有人。

其实他也曾因为这份坦诚吃过不少苦,走过不少弯路,但他不在意。

因为张震岳这45年来的人生,信奉的就是一个“真”字。

2008年,张震岳又和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组成纵贯线乐团。他们登上央视的舞台,登上台北小巨蛋,还举行了全球巡演。

那个时候张震岳被更多人认识,成了名副其实的明星。大家都说他真是好运气,能和这几位大哥组成乐队。

但其实他自己渐渐地感觉到有些不对,因为密集的工作和有些脱离真实生活的明星身份让他的创作进入到了一个瓶颈期:

“我不是那一种高高在上的艺人或者是明星,我的创作的来源都是生活上面的点滴,如果我一直工作的话,我就没有办法生活。


我就没有办法到街头跟大家鬼混,去观察人,好好去思考什么东西,会少了东西。

纵贯线解散后,张震岳回到老家花莲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候他有很多思考:“现今的价值观,不管是社会的价值观,还是演艺圈的价值观,政治上面的价值观,我一概都不喜欢,那太表象,太浅薄了。人们都傻乎乎地被洗脑也好,被蛊惑也好,反正就是一团糟。”

张震岳一直都把自己看作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有人问他对自己的身份这么豁达,是不是因为没有偶像包袱,他依旧回答的痛快:“因为我从以前就没有什么形象上面的顾虑啦,那其他的艺人可能是公司塑造的,所以不能怎样不能怎样,一定要把持住……
我以前就不是公司塑造出来的,我的个性就是这样子,就不太有形象上面的压力,所以就没有什么广告代言,没有什么形象。”

从来不顾及形象的张震岳就是那个最真实的张震岳,真实是他难能可贵的品质,即便时代浮躁,他也从没舍弃这一品质。

张震岳年轻时,歌声里多的是不加修饰的爱与恨,郁闷与无聊,也有叛逆与荒唐。他从不把自己的那些少年心事美化,只是如数倒出,所以更加引人共鸣。至今那些听歌人也没忘了这些歌,因为那是张震岳的少年时代,也是那些男孩儿的少年时代。

“我的音乐跟大部分现在线上的创作人不同,是用生命在记录自己的生活。”张震岳这样说。

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他用音乐记录少年的浪荡,同样也记录成年的思索,无论哪一种,都是当下最真实的张震岳,都是他的生活。
但所幸,无论是何种变化,张震岳都不掩饰,而是把这些变化统统再写成歌。

开心是他,生气是他,酒后胡言还是他;在夜店喝到天亮的浪荡小子是他;喜欢自然热爱故乡的阿美族少年也是他;敢抨击世态的中年人还是他。统统都是他,那个再真实不过的张震岳。

你看他像是满不在乎,其实他只是比谁都看的明白。所有的浮华和虚假最终都会归于浮华和虚假,那些不真实的,到头来只会给你更大的空虚。

你觉得他后来好像长大了,可他现在的样子,还一如多年前那个唱着“双手插口袋,帽子戴歪歪”的男孩儿。
也许,这世上有一种人,走到最后他也仍是男孩儿。

张震岳:最直白的语言,却最伤人心
  • 从“花样美男”到“花样很多的渣男” 金贤重手撕前女友的大戏播了一年半还没完

    都市快报2015-12-23 11:33娱乐这个圈子,明星感情的是非向来多,但像韩国男星金贤重这样狠心“手撕”交往了两年多的女友真的很少见。那位遇人不淑的女人屡遭金贤重家暴,忍受多次劈腿,为其堕胎5次从“花样美男”到“花样很多的渣男” 金贤重手撕前女友的大戏播了一年半还没完

  • 归国四美:周洁琼才是101女团选秀中的意难平

    这两年,亚洲男团女团选秀大火,掀起了全民选女团男团的浪潮,比如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腾讯视频的《创造营》;芒果台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带火了很多人,国民PD张艺兴,C位蔡徐坤,孟美岐归国四美:周洁琼才是101女团选秀中的意难平